北京快乐8即时开奖 北京快乐8开奖网址 北京快乐8属于违法吗 北京快乐8稳赚选一技巧 北京快乐8开奖依据 北京快乐8大小单双预测 北京快乐8杀号定胆 彩票北京快乐8 北京快乐8能挣钱吗 北京快乐8杀号定胆 北京快乐8公式 被北京快乐8骗了10几个 北京快乐8选号软件 北京快乐8喜达博彩 北京快乐8最新消息 北京快乐8 北京快乐8提前150秒计划软件 北京快乐8投注技巧 北京快乐8全天在线选三计划 北京快乐8飞盘开奖 玩北京快乐8输死了 北京快乐8选一怎么倍投 北京快乐8怎么赢 北京快乐8漏洞 北京快乐8开奖数据 北京快乐8上下盘怎么算 北京快乐8怎么盈利 北京快乐8开奖结果8月19号 北京快乐8计划版 北京快乐8开奖分析 北京快乐8预测网 北京快乐8开奖结果彩票控 北京快乐8如何玩 北京快乐8最快开奖网站 北京快乐8任选在线计划 北京快乐8买法 北京快乐8玩法金木 北京快乐8几分钟 北京快乐8彩票控 被北京快乐8骗了20几万 北京快乐8几点结束 北京快乐8大奖 北京快乐8直播开奖 北京快乐8是正规的吗 北京快乐8结果规律 北京快乐8推荐 北京快乐8开奖和值走势图 北京快乐8改单软件 福利彩票北京快乐8 北京快乐8假
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首页 > 经济 > 产经 > 正文

加氢3分钟,续航700公里,“氢”有望掀开新能源车第二篇章

TIM截图20190226101614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姚冬琴  谢玮 | 北京报道

中氢科技氢燃料电池。王天乐 摄_?#21271;? /></p>
<p style=中氢科技氢燃料电池。(王天乐 摄)

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方兴未艾。2018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7万辆和125.6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59.9%和61.7%。作为继纯电动汽车、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之后的“第三支柱”,氢燃料电池汽车去年产量为1619辆。

虽然产量仅占全部新能源车的千分之一,不过从2018年开始,越来越多的目光投向了氢燃料电池汽车领域。

2018年5月,李克强总理访日期间参观了丰田的氢燃料电池车Mirai(日语意为“未来”)——这是丰田首款量产的氢燃料电池车,可以实现加氢3至5分钟,续航达700公里。

2018年10月,日本首相安倍访华期间,中日双方达成了52项合作项目,其中有一项便是“日本JXTG能源集团与中国石化集团在第三方市场共同建设氢燃料加气站”。

工信部部长苗圩今年1月在一场论坛上表态,加快推动燃料电池汽车关键技术研发及产业化,在经济基础好、地方积极性高的地区开展示范运行,打通产业链和氢能的供应?#30784;?#20840;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席万钢更是呼吁,要及时把新能源车产业化重点向氢燃料电池汽车拓展。

在业内人士看来,氢燃料电池是解决当前纯电动汽车续航里程短、充电时间长等短板的良方。随着相关技术取得突破性发展,氢燃料电池汽车将开启新能源车的第二篇章。

两家央企+清华大学的“大动作”

1月底,央企国机集团旗下中国能源工程集团,清华大学核能与新能源技术研究?#28023;?#20197;及航天科技集团旗下航天动力研?#20811;?#21512;作,在北京建设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氢燃料电池生产平台投产,预计首批产?#26041;?#20110;今年3月交付。

“这个项目?#21152;?016年下半年。”中国能源工程集团董事长刘斌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彼时,氢燃料电池还远不如现在这么“火爆”。他们认为,氢燃料电池技术是电池产业中具有前瞻性和战略性的绿色技术,也是未来汽车产业竞争的战略制高点。因此,三方以车用氢燃料电池、系统集成方面的合作为基础,组建了中能源工程集团氢能科?#21152;?#38480;公司(下称“中氢科技”),开始推动氢燃料电池产业链走完从实验室到商业化的“最后一公里”。

为什么氢燃料电池汽车被业内看好?清华大学核能与新能源技术研究?#33322;?#25480;、国际氢能协会副主席毛宗强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介绍,目前多个国家都宣布了禁售传统内燃机汽车的时间表,替代方案有两个:纯电动车和氢燃料电池车。“这两个方案在我看来各有特色。纯电动车适合于载重量比较轻、距离比较短、不介意充电时间的情形;而载重量大,需要长时间、长距离运行的情形,氢燃料电池车更有用武之地。”

氢燃料电池车的工作原理是:氢气和氧气在燃料电池中产生电能带动汽车运行,生成物是清洁的水和热,氢燃料电池具有零排放、无噪声、高效?#23454;?#29305;点,也因此被不少国家、车企及学者认为是“?#21344;?#26032;能源汽车解决方案”。

毛宗强介绍说,对于内燃机汽车,从井口(油井)到车轮,能源效率为14%左右。而氢燃料电池车效率约为28%?30%。“内燃机已经发展100多年,体系完善,能提高1%的效?#35782;?#24456;不容易,而氢燃料电池车的效率比内燃机汽车高出一倍。”

此外,氢燃料电池车对驾驶习惯没有改变,加一次氢需要3分钟左右,能跑700公里。

“如果说汽车的第一篇章是内燃机,第二篇章就是氢燃料电池。”毛宗?#20811;怠?/p>

事实上,国家在政策层面对氢能源燃?#25472;?#36710;给予了大力支持。根据我国2016年发布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2020年、2025年、2030年,中国燃料电池汽车的规模要分别达到5000辆、5万辆以及100万辆。

目前,在电动汽车补贴不断退坡的同时,燃料电池汽车补贴标准不变,同时地方单车补贴额不超过国家单车补贴额度的100%。

包括多家央企在内,诸多企业和资本涌入了氢燃料电池汽车这片蓝海。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已经有41家中国整车企业开始研发氢燃料电池汽车;运营及在建的加氢站分别有19座和45座;仅2018年氢燃料电池产业相关投?#22987;?#35268;划?#24335;鵓统?#36807;850亿元。

“我们两年多以前开始投入,到现在实现国内最先进的电堆投产,正好抓住了国家推动氢燃料电池汽车发展这样一个机会。”刘斌说。

中氢科技总经理穆?#31216;?#21578;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2018年9月底,中氢科技获批为北京市首家氢燃料电池产业链生产?#25512;?#19994;,年产18kW石墨板电堆模块1000?#20303;?0kW金属板电堆模块1000套,可配套1500套60kW级氢燃料电池汽车发动机。

“出发点是必须拥有自主知识产权”

“燃料电池已经进入产业化高速发展阶段,未来3至5年,是燃料电池由技术研发转向产业竞争的关键窗口期。”科学技术部党组成员夏鸣九表示。

2017年底,日本提出了“氢能社会”的构想,并将在2040年完成零碳氢燃料供给体?#21040;?#35774;。韩国也提出了“氢经济战略”,2018年,韩国?#21152;?000辆氢燃料电池车投入运营,计划到2022年将增加到8万辆左右。

中国也在积极布局氢能,并首先应用在交通领域。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理事长李骏预测,到2030年,我国氢能汽车产业产值有望突破万亿元大关。

随着电动汽车补贴滑坡,以及氢燃料电池技术取得突破性发展,氢燃料电池汽车站上风口。

“进入氢燃料电池行业,我们一开始定的要求就是必须要自主研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拥有核心技术。” 中国能源工程集团董事长刘斌说,目前的氢燃料电池还处于以国外进口产品为主的局面,而处于起步阶段的氢燃料电池,国际上也尚不存在非常成熟的技术,正在不?#31995;?#20195;?#22836;?#23637;,即便引进了技术,别人的二代三代技术很快就会出来,大量投入将变成为别人打工。没有自主知识产权,就没有市场控制力。

刘斌介绍,作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央企,他们希望主打民族品牌,以积极的市场策略、量价配合的方式,快速打开市场,实现从试用到商业化的转变。

据介绍,中氢科技即将下线的氢燃料电池,其体积比功率(指其体积与电池输出的功?#25163;?#27604;,是氢燃料电池技术的关键指标)已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据介绍,清华大学(?#25628;性海?中国能源氢燃料电池联合实验室研发的氢燃料电堆,体积比功率为2.3KW/L,超过国家科技部2020年项目验收指标。正在研发的金属板电堆,其体积比功率达到4.0KW/L,比国家科技部2020年同类项目验收指标,以及国?#25163;?#21517;品牌的3.1KW/L,高出30%。

“关注国内氢燃料电池技术的应用会发现,当前实际上是处于市场发展的前夜。正如之前锂电池的发展一样,氢燃料电池也需要完整产业生态的培育。”中国能源工程集团总裁段玉林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说,氢燃料电池除了电池技术本身,还需要考虑加氢储氢、发动机系统集成等技术。中氢科技在掌握了氢燃料电池自主知识产权的同时,?#38047;?#33322;天动力研?#20811;?#21512;作,进行系统集成的研发。航天动力研?#20811;?#26159;我国航天液体火箭发动机研?#21487;?#35745;中?#27169;?#20855;有很强的氢氧发动机研究能力。

“而中国能源工程集团在新技术的工程化领域和应用化领域具备优势。我们搭建平台,让技术创新走出实验室,?#36234;?#24066;场。”段玉林说。

为什么我国优先发展氢能源公交、大巴等商用车?

氢燃料电池具有环保、高效的特点,那为什么纯电动、混合动力的产销已超百万辆,而氢燃料电池汽车却至今仍未大范围商用呢?

“是技术、成本以及加氢站三方面的原因。” 清华大学核能与新能源技术研究?#33322;?#25480;、国际氢能协会副主席毛宗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氢燃料电池汽车未大规模商用,和燃料电池技术水平有关,“丰田Mirai的体积比功率为3.1kW/L,而国内此前大多不到2kW/L,电池体积较大,不适合放在小轿车使用。”

而产量少,导致氢燃料电池汽车的制造成本高企。毛宗强?#28010;悖?#20197;丰田Mirai为例,其零售价约为6万美元,约为同类型?#21152;?#36710;的两倍多。上市3年,其销量只有6000辆左右。

此外,关键的配套设施——加氢站的布?#21046;?#23569;也是制约产业发展的关键因素。根据相关规划,2030年我国氢燃料电池车推广要达到100万辆,全国加氢站达到1000座。但截至2018年底,运营中以及在建的加氢站分别只有19座和45座。

与日韩车企推氢燃料电池乘用车不同,我国的氢燃料电池车走了一条“优先发展商用车市场”的路子,即先发展公共汽车、运营大巴、物流车等。

在毛宗强看来,这符合我国氢燃料电池车发展的国情。相较于私人轿车,这些车辆排放更高,而且,把新能源补贴发放到这些车辆,能惠及更多人。更重要的是,商用车行驶路线相对固定,无论是加氢还是维修都更为方便。比如公交车,只需在公交总站设立加氢站和维修点?#32431;傘?/p>

近年来,广东佛山、江苏如皋、上海、湖北武汉、北京、河北张家口等多个城市纷纷上线了氢燃料电池公交线路。

2018年11月,中氢科?#21152;?#20013;国动力(控股)有限公司(0476.HK,下称“中国动力控股”)达成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于今年3月为其在香港推出的新能源车辆提供氢燃料电池发动机。

“在深入研发汽车电动化、智能化技术的同时,我们意识到纯电动汽车的短板是续航里程和充电时间,目前还不能够满足量大面广的远程公交、城?#22763;?#36816;、长途物流等市场的需求。”中国动力控股董事长张韧介绍,2017年初公司承接了香港科技创新署氢燃料电池中巴项目,此后一直在积极寻求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零部件,与中氢科技的战略合作实属“众里寻他千百度”。

段玉林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中国动力控股的新能源车辆,将搭载两套60kW氢燃料电池发动机,有望2019年年内落地。而这也意味着中氢科技将正式进入氢能源汽车市场,并首次在香港市场亮相。

段玉林还透露,中氢科技在广东茂名、?#19981;?#33436;湖、海南、江苏苏州等地的产业链基地正在规划建设中。其中,茂名基地预计2019年9月一期项目投产。

“茂名有深厚的石化产业优势,有大量富余氢气。如果?#24403;?#20140;基地是实验室走向产业化的前端,那么茂名基地则更多地贴近整车生产,贴近市场。”段玉林说。

专家点评

清华大学核能与新能源技术研究?#33322;?#25480;、国际氢能协会副主席毛宗强:

应尽快推出氢燃料电池发展顶层设计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姚冬琴 摄_?#21271;? /></p>
<p style=《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姚冬琴 摄

作为中国首个国家973氢能项目首席科学家,毛宗强觉得,眼下真正迎来了“氢经济”的?#24179;?#26102;刻。

从对国际上氢能发展的观察,毛宗强认为,假以时日,国内的氢燃料电池技术?#29123;?#22269;际水平是没问题的。但是,相对于日韩等国?#23478;?#21046;定了国家级的路线图,中国的氢燃料电池发展尚缺乏顶层设计。

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毛宗强提出了三点建议:第一,国家应有专门的部门或机构来管理氢能。“要加强管理,有序发展。现在大家觉得氢能好,一窝蜂都上了,各种氢能技术‘百花齐放’。稍微看一下报纸、网络?#22836;?#29616;,不少地方口气都很大,一上马就是多少亿元。如果一哄而上,就有可能泥沙俱下,一旦出现一点安全问题,或其他问题,可能对整个氢能产业的发展造成不利影响。”

第二,应把氢能当作能源管理,而不是危化品。当前,我国对氢气按照危化?#26041;?#34892;重点监管,这导致氢气运输、加氢站建设等方面困难重重。比如,氢气运输中,由于压力限制,一辆载重?#20184;?#30340;车,只能运输几百公斤氢气。“事实上,我们国家氢气运输的技术是完全达标的,没有安全问题。去年有关单位在长三角进行了氢燃料电池汽车科普巡?#20301;?#21160;,今年还要搞第二次,这是对公众的宣传教育,更关键在于制定政策的官员要比较早地能够接受教育。”

第三,对于加氢站,应尽快明确全国性的审批规范?#22270;?#26415;标准。“现在一些地方有地方性的政策,但全国其他地方能不能用呢?不知道。”毛宗强介绍,在国外,比如美国加州,有专门的加氢站申请文件,想办加氢站,从政府网站下载文件,照着做就可以。而国内加氢站审批手续繁杂,这与全国性的审批规范?#22270;?#26415;标准缺失有关,应尽快明确下来,让相关部门的管理更有序、有效,也让参与者有明确的路线可走。

中国能源工程集团董事长刘斌:

氢燃料电池今年实现量产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姚冬琴 | 北京报道

姚伟康 摄

姚伟康 摄

《中国经济周刊》:从国内看,氢燃料电池汽车的市场前景如?#21361;?#26410;来的市场潜力有多大?

刘斌:到2018年,中国汽车产销量已经连续10年蝉联全球第一。现在氢燃料电池汽车才刚开始进入市场,未来如果替代传统?#21152;?#36710;,这个市场会是极其巨大的。

未来如果氢燃料电池的成本能够大幅下降,效率继续提升,将不仅仅是汽车的动力,甚至会成为家庭日常生活的动力。在日本已经有这样的应用,用氢燃料电池来做分布式能源,对于电网是非常好的支撑。

《中国经济周刊》:对于三方合作成立的中氢科技公司,其商业规划是怎样的?

刘斌:当前面临特别好的机会,我们产品已经做出来了,国家补贴政策也非常明确,如果把市场推广做好,今年实现量产并达到一定规模,我们是有信心的。目前,除了与中国动力控股合作,把氢燃料电池发动机带到香港市场,我们还与奇瑞集团达成合作共识,在芜湖成立合资公司生产氢燃料电池车用系统集成,用于商用车和乘用车。与宇通集团、国机?#24378;?#27773;车的合作也在推进中。

《中国经济周刊》:加氢站的配套仍有待进一步破局,?#28304;?#24744;有何考虑?

刘斌:目前我们在做加氢机的研发,很快会落地。技术上已经可以实现,但未来的应用场景主要还得靠政府的力量,比如说通过氢能源商用车的落地,在某些地方先建一些加氢站。

在美国我?#24378;?#21040;,加氢站是在加油站基础上改造,安装加氢机,其推广其?#24403;?#20805;电桩要简便易行,因为加氢和传统汽油车加汽油的方式类似,3至5分钟就加满了。现在唯一还有一个难题,就是对于加氢机,国家现在还没有相关标准。

《中国经济周刊》:目前有大量公司和资本布局氢燃料电池汽车,其中不乏很多央企。与之相比,中氢科技的竞争优势在哪里?

刘斌:我觉得第一我们走得早,而技术的研发?#20999;?#35201;积累的。第二,有些央企会考虑整个产业的布局,而我们会集中精力做好氢燃料电池电堆?#22836;?#21160;机的集成,整车制造交给专业的车企去做。

专注于把电堆?#22836;?#21160;机的性能提高,成本降低,这就是我们的聚焦点,也是我们未来可以跟任何一个企业去竞争的优势所在。

文字编辑:周琦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31245;?#20219;。

(网络编辑?#27721;斡标?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北京快乐8开奖时间